创投资讯商业墨尔本创投圈悉尼创投圈生活

当“成分党”成为个护新概念,「美丽修行」获千万级人民币 A 轮投资

摘自36Kr

我们曾经报道过的成分查询的APP “美丽修行”近期完成了青松基金千万级人民币 A 轮投资。

美丽修行创立于 2016 年,个护领域中“成分党”这一概念的兴起是美丽修行想要切入的机会点,因而产品定位于以产品成分+用户肤质为基准的消费决策平台,根据团队提供的数据,目前产品已经有 1000 万累积用户,公众号拥有 100万+微信粉丝,超过 40% 来自老用户的社交裂变转化。

伴随用户量的扩大,美丽修行平台上的的查询内容将不再限于护肤和彩妆两大品类,随着用户场景的多样化,消费品类会更加丰富,团队透露,平台不排除会将品类扩展至更广泛的日化消费类(洗手液、沐浴露、洗洁精等)等。

上个月,在北京启动的全国化妆品安全科普宣传周上,国家药监局也发布了化妆品监管APP,主要在于公开不合格化妆品及假冒产品批次等化妆品抽检信息。

以下为36氪初次报道美丽修行的原文:

据《女性生活蓝皮书》统计,中国女性每年在护肤品上花费 3500 元,一线城市达到人均 1 万元;而 80% 的消费者购买过不合适的护肤品,40% 的人对产品安全不放心。根据美国2015年的一项消费者调研,59%的消费者在购买日化产品前会先查看成分表,中国也有不少消费者开始关注护肤品的成分,以此判断产品是否安全,是否适合自己的肤质。

美丽修行即是一个以产品成分+用户肤质为基准,帮助消费者做消费决策的平台。采用类似模式的项目还有肌秘、美肤家等,不过这些项目认为 C 端需求比较小众,因此开展了 2B 的业务。相比起来,美丽修行完全针对 C 端用户,也是产品成分和功效搭建最全,用户数量最多的一个。

C 端用户的需求到底有多大呢?联合创始人刘芳认为科学护肤其实是一个大众需求,原因有三:首先,大众对护肤品的消费决策没有很好被满足,互联网让价格透明,但不能让成分和功效透明。消费者认识到大品牌的过多成本来自广告营销,希望找到性价比更高、成分更安全的小众品牌;其次,饮食和环境变化导致过敏人群增多,大众开始关注自然、无添加的护肤产品,药妆的受欢迎程度在增加;另外,女性接触化妆品的年龄越来越小,需要正确、科学地选择产品。

按这个逻辑,美丽修行服务的不仅仅是很关注成分的“高级用户”(据统计,这部分用户占 20%),更多用户实际上并不懂化学成分,只是希望通过更科学的方式找到适合自己的产品。换句话说,产品设计深入浅出,由专业成分功效搜索引擎作为核心,用大众更易接受的内容落地。从另一个维度看,工具通常用完即走,除工具外还需要社区和内容沉淀用户。

当“成分党”成为个护新概念,「美丽修行」获千万级人民币 A 轮投资

先来看工具部分,如上文所说,美丽修行目前是国内沉淀护肤品数据最多的 App,用将近三年时间收集了 50 万产品全成分表,以及 1 万种基础成分。他们主要通过自动算法,从公开渠道获取产品全成分表信息(在国外的电商网站上,如美国亚马逊,drugstore 以及iherb,化妆品成分表会作为产品“必须信息”公开给消费者),同时辅以大量的人工核查以及人工录入,在过程中不断调整数据库和算法。用户通过问卷完成肤质测试,在搜索框查询产品,即可查看安全性、功效成分、和肤质的匹配度。为了增强产品消费决策的属性,用户测完肤质,首页即会显示”同肤质最爱“,以及”我的肤质专题“。

至于内容和社区部分,美丽修行一方面依靠 PGC,邀请 KOL 分享科学护肤心得(比如言安堂、女神进化论),一方面也设计了更多 UGC 的部分(比如发起热门话题)。据我们观察,常见的护肤品下面都有数十条用户点评。据美丽修行团队介绍,社区部分未来可能会做成科学护肤版的小红书。

目前美丽修行主要依靠口碑传播和 KOL 推荐获客, App 已有 150 万用户,日活 6 万,次月留存率为 45%。用户大多是一二线城市消费水平较高的人群。

可以想见的是,美丽修行一方面能帮用户做消费决策,另一方面也适合产品品质优良,知名度尚小的新品牌露出。

在团队方面,创始人易鸥曾任职 500 强化工企业,熟悉化妆品原料和供应链,曾创立药妆品牌;联合创始人刘芳曾任职四大 TS 投资咨询部门及股权投资机构。

标签

Related Article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Back to top button
Close
Close